唐无陌

啥都吃‖总是萌冷逆的俄语狗
天祥院本命

【无差】同居三十题---相拥而眠

最近掉了无限坑,郑楚郑相处模式简直萌一脸,无奈好像很冷的样子,明明那么可爱qwq所以自己撸了一个,小学生文笔莫打脸,有意见尽管提【如果有人看的话

最终一战前设定

    郑吒大半夜跑进楚轩的屋子时那个没有感觉似乎连困意也不会有的人还在做实验。

他是有楚轩房间进门权限的,虽然整个中洲队除了他也不会有谁没事想要进楚轩房子看一看。

楚轩的房间看上去比前几次来的时候又更加高科技了一些,就像是科幻电影里未来科学家的实验室,整个实……不是,整个房间除了试验台前楚轩自己正坐着的凳子简直没有落脚的地方,甚至他刚进门干戳在门口就差点被头顶的悬浮装置运来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敲了脑袋,现在整个人可怜巴巴的找了一块放实验废料和垃圾的地方蹲着,楚轩放下手里的东皇钟瞥了他一眼,推了推眼镜又转回了头,郑吒正准备吵两句却看见旁边摆了一个款款的沙发,深灰色的亚麻表面,坐上去相对来说是偏硬的,不过郑吒想了想也想不出楚轩窝在软绵绵的沙发里的样子,于是也不多话,心安理得的坐了上去。

凌晨五十五分的时候楚轩的闹钟响了,传来郑吒大嗓门的嚷嚷:“快点睡觉啊,你也不看看几点了!你是人又不是真的小叮当!还没体会到感情就先要因为瞌睡死掉了吗困死这样子不会太寒碜吗!”郑吒睡梦中突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按说以他的反应不会这么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楚轩这里的时候他总是能睡的很熟,好像楚轩真的只是单纯的一个友善的军师而不会随便炸实验室一样。

“这什么东西?”

“闹钟,提醒我一点睡觉的。”楚轩推了推眼睛,脸扭过去看着刚刚合上了的实验记录的封皮。

郑吒把他的脸掰过来说:“你当我傻吗!我是问你那个声音怎么回事,妈的,跟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把脸扭到一边去,要不然我总是觉得你是在算计我!”

楚轩被捏的有点不自在,他把郑吒的手拉下去反问:“是你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吗?”

“……当然听的出来,所以才问啊,你干嘛拿这个当闹钟啊,不是,你怎么会有我这个录音啊……”郑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老脸一红,“难道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录音笔?”

楚轩眼镜后的眼镜写满了鄙夷,郑吒几乎要以为他是对自己翻了个白眼,楚轩指了指悬浮轨上一个不断缓慢移动的小型装置说:“为了记录实验这个摄像头是24小时开着的,你那次突然跑进来大喊大叫的场景自然也录下来了,录音笔?”楚轩冷笑了一声,“你的脑子里都是肌肉组织吗?”

已经习惯这种攻击的郑吒尴尬了三秒钟决定转移话题,他大声道:“那闹钟都响了你还不赶紧睡。”楚轩奇怪的看看他说:“我现在就是要睡觉。”语毕向沙发走去。郑吒一愣,拉住他的胳膊问:“你就睡沙发?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这是主神空间诶,想睡什么床想一下就有了,干嘛睡沙发啊!多不舒服啊!”

楚轩低下头,看了看他的手平静道:“我不会感觉到困,睡在哪里也没有不同的感觉,睡觉对我来说只是维持正常生理机能的方式,所以睡在什么地方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郑吒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他嘟嘟囔囔,“我不管,快弄个床出来,要舒服的软的。”楚轩皱了皱眉:“我说了没有区别,为什么?”“什么为什么,”郑吒想了三秒钟(没有开第三阶的情况下)说,“因为我今天跟你一起睡,我觉着床舒服。”楚轩奇怪道:“为什么?”郑吒一瞪眼,严肃的说:“监督中洲队的脑子睡觉,省的他变傻连累我们。”

楚轩实在懒得跟他说什么,只丢下一句:“你随意。”就径自走向了沙发。“喂!”郑吒对他这态度简直烦的要死,几乎要气炸,他几步上前拎住楚轩的领子,凭着身高的优势从上方瞪着他,大骂道:“我说了好多次了吧不要这样子无视我…我们!大家都是队友,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啊,这样子吊着说话很烦的你明知道我们猜不出来你的意思,都说出来不好吗?这样总是让我觉得……我根本还只是棋子罢了。”

“不是棋子,”楚轩看着那个明明越来越俊美妖邪近乎吸血鬼却总是大吵大嚷不动脑子的郑吒现在耷眉耷眼的样子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想要摸一摸他毛茸茸的脑袋,于是他真的动手实践了。于他自己来说是没有什么感觉的,然而郑吒的反应却极为有趣,他先是一怔,原本有些丹凤的眼睛瞪的滚圆,然后腾得脸一红,大约是吸血鬼肤白而透明的原因,他这一红实在明显极了,从耳朵尖儿直到漏出来的脖颈全都红了个遍。楚轩觉得有意思,难得的竟露出了个不是冷笑嘲讽的笑来,语气都舒缓了许多,“你,还有他们,大家都不是棋子。”眼见郑吒还没有缓过来的样子,楚轩叹了口气道,“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就听你一次好了。”说罢挥手在空间中开辟出一块地方摆放成了正常卧室的样子,中间还有一张大床。

郑吒脑子里乱糟糟的,被“楚轩又不回答真想咬死他”“卧槽楚轩刚刚摸了我的头他什么意思”“天呐楚轩说听我的我是不是听错了”这样各种念头冲击着神经,于是本来就不怎么优秀的思维系统更是不堪负荷,于是懵懵的说:“那…啊,那就去睡吧。”说完拽着楚轩就走。

躺上去了才感觉到,那并不是什么柔软舒适的大床,更像是放大版的行军床,不过郑吒也是在生死线上过惯了的人,并没有什么意见。

直到脊背确实贴上了床单,郑吒才稍微有了一些真实感,他扭过脸,楚轩的睡姿实在无趣,躺得平平直直,双手交叠放在腹上,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似乎毫无变化。郑吒刚刚睡过一觉,困意又爬了上来,他稍稍蜷起身子朝楚轩那边靠了靠,嘟囔了一声:“真是的…还是没有说为什么拿我的录音当闹钟嘛,听起来蠢的要死……”安静了七八秒后,再发出的就是小小的鼾声了。

黑暗中,楚轩的睫毛一阵轻颤后睁开了眼睛,偏过头看着郑吒被枕头挤得有些鼓起来的脸,露出了一个安静的笑。

【完】

评论 ( 11 )
热度 ( 54 )

© 唐无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