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陌

啥都吃‖总是萌冷逆的俄语狗
天祥院本命

【无差】同居三十题---一方的起床气

噫,有妹子喜欢简直感动飞起/////这个可以当作上一篇的续

上一篇:http://1069406312.lofter.com/post/41c702_92b82b8 

以及这个三十题是妹子在网上找到的,不知道原作者是谁啦不好意思,谢谢你的脑洞,非常可爱////



第二天早上七点,楚轩准时睁开了眼,打开了门锁准备去兑换今天的实验材料和苹果。

 

对他来说起床从来不需要闹钟,体内的生物钟要比什么都可靠。可今天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往常楚轩都是像个死人一样(郑吒语)保持着平板的姿势睡一整夜,今天醒来的时候他的确还是那个姿势没错,可是郑吒……队长同志不知何时塞了自己的一只胳膊在楚轩的脖子下,另一条胳膊压在他的胸口,头蹭在楚轩的颈窝里,还有不怎么规律的吐息不时打在楚轩的锁骨。楚轩想把郑吒踢开,却发现这人不知怎么姿势扭曲地把楚轩的两条腿夹在了自己腿中间。

 

楚轩挣出一只手摸到了床头的眼镜带上,眨眨眼睛后一边推着郑吒的脑袋一边叫他:“郑吒,起来。”

 

郑吒难得睡一个这么舒服的觉,却七点就被人试图弄醒,心里简直烦的不行,也不愿意说话,不开心的哼哧了两声就用力抱紧怀里的人,顺便把左手糊在楚轩脸上让他不要发出声音。郑吒的手是有些粗糙的,摸过枪,拿过刀,手撕过皇后,再怎么着也细腻不到哪里去,但这对楚轩来说没有什么区别,他并不能体会到手掌在脸上摩擦的触感,他只是知道这个聒噪的队长手不止按在了自己的脸上,还戳在了镜片上,在原本清晰的镜片上留下模模糊糊的指纹。

 

“郑吒,你可以继续睡,让我起来。”很显然,郑吒并没有按住楚轩的嘴,他有点恼,闭着眼睛抱着楚轩干脆一起翻了个身,把影响自己睡觉的智将面朝下压在了床上,心里有点乐,想着这下他不能吵我睡觉了。谁知这个念头还没有完全成型,郑吒整个人就被弹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废弃物堆放处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大早晨起床想找楚轩改造弓箭的却不幸目睹了一切的张恒看到楚轩身上信念之力的光芒迅速消失,解开了桎梏的楚轩整好衣服推正眼镜面无表情地向门口看了一眼,吓的莫名心虚的张恒用堪比赵樱空闪灵的速度冲回了自己房子。

 

楚轩心里还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反正有需求的话他们总会再来的。倒是郑吒这一摔过后彻底清醒了过来,长手长脚拨开身上的杂物站起来朝楚轩走过去。楚轩用信念之力并不是攻击他只是启动防御把他弹开,虽说身上并没有损伤,可是大早晨就被砸到垃圾堆未免太伤人自尊,他走过去正想发作,却见楚轩鼻梁上有一块红印。楚轩的鼻梁不算高,却很挺直,大约是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室内被研究或是做研究,他的皮肤很白,但是比较健康的样子,郑吒可以回忆起,现在的样子已经是经过多部恐怖片后的效果了,异形里的楚轩整个人看起来就是苍白无力的研究人员,哪里是现在那种暴力的样子……不对,郑吒发现自己又想到一边去了,好像从复活楚轩之后就有了这个后遗症,看到楚轩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似的发散思维,无论是在听作战布置还是看到他吃苹果,经常盯着盯着就想些有的没的,真是的,郑吒皱了皱眉头,心说不知是自己有病还是楚轩有毒。

 

“你没问题吧?”楚轩看他一开始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打一顿或者是听一顿吵闹的准备,却没想到这郑吒走过来了之后盯着自己的鼻子开始发呆,脸上的神情还不断变化,不由得问了一句,怕别是自己这一下彻底摔坏了郑吒本身就不怎么灵光的脑子。

 

楚轩说话的时候凑近了几分,鼻梁上的红痕愈发明显,郑吒想到那应该是自己刚刚压着他时眼镜在脸上隔出来的印子,就伸手去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问道:“疼吗?”楚轩闻言神色微变双手一抖就是要掏出枪来,吓得郑吒连忙按住他大声道:“你别冲动!我刚才脑子出问题了我就是郑吒啊不是什么别的人!”楚轩倒是没有继续动作,但是也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他,郑吒被看得有些发毛,想着估计是得说点什么只有他俩知道的事情证明清白了,于是想了想,硬着头皮说:“咳,我给你说过我是那个什么,钓鱼小王子来的……”想到当时被打脸的盛况,郑吒简直尴尬的想咬了舌头,不过他也感觉到刚刚一直绷着的楚轩的手这时才真正放松了下来。

 

楚轩抽回了一只手,像是有点好奇一样的摸上了刚刚郑吒摸到的地方,他摩挲了两下,低声道:“不疼,还是没有感觉,好像快要开启第四阶了,但即使只有一步之遥也还是不能得到这些感觉。”

 

“会感觉到的!”郑吒大声的说,“一定会的!”楚轩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自信,郑吒估计也不知道,就像当初刚刚复活楚轩的自己明明只是个光杆司令可也敢对着面无表情坐在祭坛上的男人作出“让你感觉到痛,感觉到开心,感觉到味觉与所有普通人该有的感觉”这样的承诺。可对楚轩来说,他更弄不明白的是自己为什么会一次有一次的相信他这种听起来热血却并没有什么理论依据的话,可他就是相信了,正如郑吒一次一次冒着被坑出一脸血的风险无条件信任他的布局一样。

 

于是他点点头,莫名其妙的像个热血青年一样对郑吒说:“会的,我们会是最强的中洲队。”郑吒看着认真讲话的楚轩,突然没头没脑的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把他用力抱在了怀里。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重回军师门前求教的张恒:心好累哦,好想退队。

 

楚轩被抱的不怎么舒服,可并没有推开他。郑吒自己放手后看到楚轩把被挤歪的眼镜推上去后另一侧的鼻梁上留下了一个一样的红印,郑吒尴尬的揉着自己的鼻子,对着莫名其妙的楚轩絮絮叨叨:“没事没事,对称比较好,对称比较好……”

 

楚轩:果然还是摔出什么新的毛病了。


【完】


评论 ( 2 )
热度 ( 65 )

© 唐无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