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陌

啥都吃‖总是萌冷逆的俄语狗
天祥院本命

天山传①

什么,现在不发图不可以发东西了吗???

记一篇文,正在写,是和同桌在高三时搞出来的,可能会很长,但是会坚持写下去的,发在这里就当做是云端的备份吧。

内容算是架空古风武侠(???),中心思想是嘴炮,搞搞笑,搞搞基什么的…

不知道是不是耽美,但反正不是言情

好了不说废话了开始记录

天地苍苍,皓月独朗。
山海莽莽,惑者自惘。
大道无量,雅士独芳。
法度有常,庸人自创。
好玉须琢,红叶历霜。
入我法门,邪心皆葬。
教我世间,无风无浪。
保我众人,无忧无伤。
平和致远,戒躁戒狂。
安此号令,莫失勿忘。

1.初逢虞越
暮春三月应当算是个好时节,至少对于离家出走的穆子歌来说,能赶上这三年一度的武林纳新会,实在是运气。
各型各色的人挤在这街上,挤破了头也想进个什么门派,一展自己的壮志豪情。
诸如乾景宫、幽兰楼之类赫赫有名的大门大派前自然人头熙攘,区别只是乾景宫前多是年轻人,各个负剑,身姿挺拔,一派仙风道骨或是故作道骨仙风,有人粘些个不伦不类的长须当做门脸,谁知风一吹竟掉下了半边来。
而幽兰楼前则年龄参差不齐,且身板看起来并不怎么硬朗。要说幽兰楼虽在江湖,却不是以武学扬名,但偏偏无论黑白两道无人敢欺负到他们头上,只因这幽兰楼专产大夫。大夫说来无甚特殊,然而马有失蹄,飘零江湖难免会有挨上那么一两刀的时候,若是得罪了大夫,挂着彩淌着血时去腆着脸讨好,还真不见得会有成效。大夫二字说来轻巧,写起来更是容易,然而这却是个能将你从悬崖边一把拉回再一脚踢下去的职业,故而与之结交,还当谨慎而行为妙。
穆子歌挤在人群中探头探脑。
御州为国都所在,寸土寸金,武林纳新大会听来气派,实际也不过是块连接着三条街巷的小空地,大有名气的门派自然是占了空地中间最阔气的地盘,默默无名的只好挤在那窄巷之中堪堪举起个牌子以示存在。
说是纳新大会,可小小一块地方拥着千儿八百人,能有个落脚处都算不错了,来早的新人尚可四处瞧瞧,来的晚的只能随着人潮蹭上几步了。那些无名小派门前还有空地,若想要去大门派前讨张记名录却是痴人说梦了——您啊非得在那些个高壮汉子的胸脯间给闷背过了气不成。
好在穆子歌虽一心想入江湖,却也没有什么入名门拜名师名扬天下的熊熊野心,闻着那人群最拥挤处一股子扑鼻的汗味儿他便缩回了脑袋,提溜着自个儿的小布包裹往那巷子里走,心中自有一番打算,他想道,与其去那大门大派,在一群人中练着平庸的基础功法一辈子都不见得能和长老说上一句话,更没准连门主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从不知道,想想倒不如去个小些的门派,人虽算不得多,功法也不一定上乘,但胜在温馨和谐,没准自己还能捞个什么职务当当。他美滋滋儿地想着,眼瞅着脚下踢踏着的小石子儿,一个不留神便差点撞了人。
穆子歌抬头一看,眼前人约莫高过自己一两寸的样子,一身粗布短打,体格适中,跟那些个肌肉虬结还露出来展示的大汉看起来无法相比,但从其稳健的下盘可见其武学功底并不如衣着体格那样普通。观其面目约莫三十上下,相貌端正,粗眉单眼皮透着诚恳,让人见即心生信任之感,可他粗硬的发间却掺杂着不少白发,倒让人不敢确定实际年龄。
这人一脸严肃地上下打量着穆子歌,把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道:“这位大哥……”
“小兄弟,我看你天赋奇才,不习武着实可惜,”粗眉毛却打断了他的话,一把握住了穆子歌拎着小包裹的左手诚恳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虞越,是天山教的二堂主,此次下山寻找与我教有缘之人,不知你可有意加入我教?”
穆子歌目瞪口呆。
我的妈啊,刚说入个派当个官,就来了个堂主说我是有缘人啊!这下子没准去了好好表现就捞个香主当当,等虞堂主不相干了还能继任他的位置,然后习得上乘功法,深的教主赏识,有幸成为下一代教主继而一统江湖指日可待!
穆子歌目中思绪万千瞬息万变,虞越看到他变化的目光眼睛也跟着亮了亮,伸手揽了揽穆子歌的肩头,穆子歌心里一下子激动的不行,脸都憋的通红,抖着嗓子问道:“堂主,咱们教都有什么职位啊,我我我我去了能干啥?”
虞越抿了一下嘴唇道:“我教设有一位教主,四位长老,左右护法各一人,八位堂主手下应各有香主十人。你……我看你实在有天赋,去了教主说不定会收你为大弟子。”
穆子歌幸福地捂住胸口,感觉几乎不能呼吸。
他稍稍平复一下心情问道:“为何我们不搞个大旗出来,收上个千儿八百人,那叫一个气派!”也让我听听几百个人一起给我教大师兄的感觉。
虞越抬手将一撮飘在脸前略显萧索的长发别到耳后道:“你上了山会发现,我教绝不以数量取胜,宁缺毋滥,挂大旗这种炫耀的行为我们这种有资历有沉淀的教派是不屑于做的,我来此要做的便是用我的心去寻找有缘有天赋的人。”
听听人家的觉悟啊!穆子歌在心里大喊。什么醉竹门乾景宫,都不过是爱显摆的暴发户,用心去寻找有缘人,这才是收徒该有的态度啊!话虽如此,他也没彻底蒙圈,在心中细细想了一番,从家中藏书所知,这天山教在近些年在江湖上似乎从未出现过,然而再追溯直十几、几十年的记载上,仿佛又有了些许痕迹,提到的次数算不上多,但每每谈及,言语中总是透着一股讳莫如深的神秘。这样想来倒的确与虞越所言的“有资历有沉淀”相符,至于更早的在战乱中残存下来的书籍中倒是好像见过相关的记载,然而穆子歌一向不怎么热爱读书,他脑子里找出的这些大多还是父亲逼他看书时偶尔扫过记在脑子里的,再有更多的,他也说不出来了。
未央王朝建朝不过堪堪四十六年,大多数的教派都兴起于建国之后,只因乱世征伐不断,任你武林高手功力如何高深,也无法影响国与国之间的斗争,那维持了十数年的各方大战不仅使这片土地上的各个国家元气大伤,于那些江湖门派也无疑是一次倾覆性的动荡,故而现如今不少门派只是有个二三十年就敢叫嚷着自己是什么历史悠久的名门。
穆子歌越想越激动,这是什么啊!这就是机缘啊!历史悠久啊!神秘莫测啊!在乱世中仍然保存了下来啊!一句一字都是板上钉钉的实力啊!他目光热切地看着虞越,握住他的双手,诚恳点着头道:“我愿意加入。”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 )

© 唐无陌 | Powered by LOFTER